益陽在線 首頁 文化益陽 創作園地 文學作品 查看內容

【文化益陽】“益陽一老”徐少保(九)這樁秦晉,最初的月老應該是賀龍

2019-7-3 17:15| 發布者: 李倩| 查看: 1096| |來自: 益陽在線

摘要:    文化益陽   “益陽一老”徐少保(九)   諶建章   這樁秦晉,最初的月老應該是賀龍   開展地下工作,除了天時、地利、人和,除了“人人有職業,接頭有暗號,口供常準備,談話防耳目”,及打入敵人內部, ...

   文化益陽

  “益陽一老”徐少保(九)


  諶建章


  這樁秦晉,最初的月老應該是賀龍


  開展地下工作,除了天時、地利、人和,除了“人人有職業,接頭有暗號,口供常準備,談話防耳目”,及打入敵人內部,利用封建幫會,還有兩點也須注意。

  這就是統一戰線和家庭建設。

  徐少保經常告誡地下同志,特別是領導干部,“不要出頭露面逞威風,不要怒發沖冠耍脾氣,要注意和國民黨搞統一戰線,盡可能開展合法斗爭。”每到一個地方,他除了還自己平民本色,迅速融入老百姓之中,還注意和當地上層搞好關系。有一個回憶還特別提到,1946年春,徐老搬到出口洲后,和當地保長“拉拉扯扯”,關系十分融洽。

  其實,早在抗戰時期,徐少保就根據毛澤東關于統一戰線的指示,對一些支持抗日、手里又有武裝的頭面人物做工作,將他們拉進革命隊伍里來。對此,那個“忠恕武館”館長孫中原有個精彩回憶(縮寫)——

  1943年10月,日寇進犯常德,新四軍五師38團團政委李人林率部渡過長江來到六埠安,讓交通員湯萬協找到徐進前(徐少保),著他建立一支敵后游擊隊,以配合正面戰場的新四軍。徐得令后即與我商量,在上級關于“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”之原則下,決定做做我地頭面人物王國華的工作,讓他出面,動員和組織有槍的人參加游擊隊。當時還擬了三條利用他的辦法:

  一、加入游擊隊后可將他的人馬逐步轉為正規軍;

  二、轉為正規軍后,他可以加入共產黨;

  三、可委派他為游擊大隊的大隊長。

  結果,王國華在“寧做戰死鬼,不做亡國奴”的思想鼓動下,答應動員他能聯絡上的地方勢力,“有錢的出錢,有力的出力”,組建游擊隊,協助新四軍。

  很快,一支百多號人的游擊隊就組建起來了。徐少保還派“忠恕武館”的人來傳授武術。最后,他代表新四軍,主持收編儀式,任命王國華為新四軍第五師江南挺進支隊第5大隊大隊長。會上,徐少保還親手交給他20石谷錢,以作槍械的補償。

  最后,在王國華的副手龍在田的家里,徐少保隆重吸收他和龍在田同時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

  


  可見,黨的三大法寶——統一戰線、武裝斗爭、黨的建設,在徐少保的地下工作中,運用得爐火純青!

  這家庭建設,是對地下工作而言的,即地下工作者應該建個家。如果你正值壯年,還形單影只,一人吃飽了全家不餓,這不是找起鬼來敲鑼,成心引起特務的注意嗎?

  對于這一點,徐老的侄兒徐定國也特別在意。

  那天,他領我們去安鄉,一路上念叨:我是第四次到常德,伯伯1927年舍家拋子,跑到這邊,聽說組織上給他安排了堂客,但只有三年兩口子就犧牲了,不曉得這之前,伯伯還找過堂客么?有過家室,有過孩子么?

  帶著徐爹這個謎,我們在采訪和查找資料時便特別留意。這天,終于在《安鄉人民革命史》中見到這樣一句話:

  “徐少保任湘鄂邊特委組織部長時,是以織布賣布為職業掩護的。當時他的妻子姓鄭,因對革命不堅定,后離婚了。”

  這是徐少保的聯絡員朱重群的回憶。雖只一句話,卻解了徐爹心中之謎。即1927年到1942年的某時間段內,伯伯成過家。只是那位鄭姓伯娘與伯伯道不同不相為謀,最后勞燕分飛了。至于婚姻有多長,感情好不好,有沒給徐家留下后人,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而組織上安排的這位伯娘姓夏,名夢蝶,又名夏晨輝,真名和化名都很洋氣。伯伯與她結合時都五十有七了,除了夏夢蝶帶來的三個子女,沒有生育是很明顯的。

  關于徐少保的年齡,這里須說明一下。該系列發到上集,驚動了市里的黨史研究室。6月19日,主任陳金梁、副主任李立章在赫山區黨史專干的陪同下,專程來到泉交河,看望了徐少保的侄兒徐定國。言談中,徐爹搬出徐氏族譜,說伯伯是1886年出生的,比網上和資料上的1879年小了7歲。陳主任當即表態,一定按族譜改回來。故從這集起,凡徐老年齡,都依族譜。

  


  根據朱重群的回憶,再加上徐老和夏夢蝶相處僅三年,那么便知,資料中凡1943年以前提到的妻子,如上一集說的——上級給徐少保配了個叫王靜的助手,他讓妻子以姑侄的名義與她合伙開織布坊,王靜紡紗,妻子織布——這個妻子,便是徐少保的第二任妻子。而夏夢蝶呢,一到南方就以教書作掩護,知識分子的她,也可能不會紡紗。

  盡管鄭伯娘與伯伯分手了,但我想徐爹還是會感念她。因為雖“道不同”,資料上卻沒有關于她出賣伯伯的記載。重要的是,這位伯娘還為地下黨紡紗織布,籌集過活動經費。伯伯忙碌一天回來,鍋里有熱菜熱飯;疲憊了,又為他漿衣洗衫;長夜里,甚或還和他談心捂腳……

  


  關于家庭建設,或地下工作者的婚姻,第七章提到的那位湖北四區簡師學生,曾任常德工委書記的魏恒若,有過一段甜蜜回憶(縮寫):

  在常德地下工作期間,有件事值得一提,那就是我的妻子也是地下工作者,是徐老介紹我認識的。當年妻子在南縣三仙湖篤信鄉中心校讀書。地下黨員李曼農以教書為掩護,在這兒開展工作。

  李曼農在那里站住腳后,開始在學生中物色成績較好、思想單純、成分也不復雜的學生作為培養對象。在高小一班所物色的學生中,有一個女生引起了他的注意。在給我匯報時,說這女生家在沅江和南縣的交界處,便于隱蔽。我將以上情況向徐少保匯了報,徐老就批準吸收這個女生擔任我的聯絡員。徐老經過一段時間觀察,最后在他的撮合下,我們竟成了秦晉之好。

  這個女生叫胡君輝,就是我現在的老婆。

  當過安鄉地下縣委書記的蔡元農,也回憶他在下漁口鄉利用教師作掩護時,一名叫余慧民的女青年因哥哥去了延安,徐老便將她安排到這個學校,讓他好生照顧她。

  一次,徐老來檢查工作,問我:你們在一起都半年了,談過自己的事嗎?我明白徐老的意思,便老老實實回答:不知她對我看法如何?于是,徐老找由頭與小余單獨談了談,竟大獲成功!一會,他將我倆帶到一間乒乓球室,嚴肅而又親切地說:

  “小蔡和小余二位同志,我同意你們結為革命伴侶,并代表組織批準你們結婚。希望你倆互敬互愛、互幫互學,為中華民族的解放事業,為共產主義事業而共同奮斗!”

  可見,徐少保作為地下工作的頭,是十分重視下屬的婚姻和家庭的。他諳知,地下工作者也是人,而作為人,風雨中有異性牽手,陽光下有愛侶分享,那感覺和效果甚至工作效率,都是不一樣的。當然還一個重要原因,那就是不能因自己的單身,或“出門餓不死小板凳”的無所謂,遭致四鄰側目,最后引起特務注意。

  所以,地下工作,作為一個在刀尖上行走,須超高智商的職業,除了高度的智慧和高度的自律,還須有職業特別是家庭作掩護。不然,那部收視率很火《潛伏》,孫紅雷飾演的地下工作者原本是沒有婚配的,延安方面為什么非要給他配個假夫人,假夫人遭意外后,又將假夫人的雙胞胎妹妹也派了來呢?盡管這妹妹是游擊隊長,在開頭的交際場合中還出了不少“洋相”。

  

  電視劇《潛伏》劇照


  下面,應介紹一下徐老的最后伴侶,也是地下工作者的夏夢蝶了。

  夏夢蝶是北京人,和徐少保共同生活了三年。現在我們的疑問是:夏夢蝶犧牲時有多大,前夫是怎么死的,為什么好好的北京不待了,要到湖南來,而且還帶著三個孩子?

  還有,一個北方人,大城市的,一個南方人,益陽鄉下的,兩人相處對味嗎?作為繼父的徐少保,對妻子的孩子好嗎?孩子們走進繼父家時,最小的兒子7歲了,兄妹仨能接受這位父親嗎?多想從字里行間搜尋點什么,可查閱了能查閱的史料,除了安鄉革命史有三段回憶,就沒有更多了。

  一段是“忠恕武館”館長孫中原之弟孫復元的回憶——

  夏夢蝶是北京人,我們經常在一起交談,是不是黨員當時并不清楚,她原來的愛人叫什么也不知道。夏在1944年下半年到陽城10保來教書,她教的那個班還是我讓出來的。這時她與徐已是夫妻,聽說是一位叫孫慕韓的益陽籍老師介紹的,什么時候結的婚我也不清楚。只知他們先住下漁口,后搬萬余洲、十美堂、天福垸、蒿子港。

  夏夢蝶遷到10保后,一天徐老在孫中原家里,對我和孫中原、冷桂華幾人講:天星洲已發展了一個組織,由夏夢蝶先生發展,我批準的。當時,他也沒講誰是這個支部的負責人,直到1949年5月,孫中原部署迎解工作,才知這個支部的負責人叫陳漢清。

  網載:孫慕韓,大革命時任中共益陽蘭溪高等小學支部宣傳委員。該支部成立之初是由中共湘區委員會直接領導的,其書記即后來的益陽縣第一任縣委書記袁鑄仁。設想,若沒有這位孫老師的慧眼,說不定年近六旬的徐老就沒有這段奇緣了。

  一段是原新四軍五師“洪山公學”學員彭楚梅的回憶——

  1942年和1944年,安鄉先后三次淪陷。常安黨組織在徐少保的直接領導下,在有共產黨人的學校里,開展了抗日救亡的宣傳和教育。徐少保后來的妻子夏夢蝶,就在課堂上作詩一首,“曩昔倭奴陷北平,吾門骨肉各逃生,至今猶未同相聚,教我如何不淚盈”,讓學生步原韻和一首。同學中虢鳳梧對古詩詞有點功底,當即就和了一首,“熱血高騰洗不平,臥薪嘗膽自更生,軸心戡定歡歌唱,痛飲東瀛樂興盈”,受到夏老師表揚。

  曩昔,是昔日的意思,現不大用了。不知為什么,就憑這古詞,還憑這課堂和詩,與學生互動,便知這夏老師不同尋常,非大知識分子莫屬也。

  


  第三段回憶是后來打入國民黨貴州省府的李良珂的——

  我在湘鄂邊工作時,有一段時間,同周敬泉(徐少保)、夏夢蝶夫婦以姨侄相稱,吃住在一起。那些日子,我親聆兩位德高望重的老同志教誨頗多。

  周敬泉同志50多歲,身材高大魁梧,一臉絡腮胡子,兩眼炯炯有神,走起路來大步流星。冬天,他經常裹著一塊白頭巾,穿一件藍布長襖,腰上拴一條布帶子,長襖的一角常撩扎在腰帶上。他的黨性原則和敵情觀念都很強,遇事機敏,看問題深刻,處理問題也很果斷,對整個邊區工作了如指掌。

  夏夢蝶同志40多歲,北平人,瘦長臉,神采奕奕。她性格溫和,非常賢德,兩手不是打毛線,就是織襪墊,經常用一個小簸箕裝著針頭線腦、布角剪刀,一邊縫縫補補,一邊觀察外面。他們夫婦住在一條垸堤上,來往的人較多。多數時候還在門口擺點香煙、火柴和茶水,借以聯絡同志。我第一次找周老,就是先同夏夢蝶在那小攤上接頭的。當我向周老匯報時,她借故看攤子實際是為我們放哨去了。

  三段回憶,屬李良珂這段最形象,最實況,將徐少保夫婦的穿著打扮、身材形象、及精神風貌,和盤托出,像看了這對革命伴侶的一段小視頻。

  然這些回憶,都沒說及夏夢蝶是怎么來湘鄂邊的。這,還多虧了那個白胡子老頭孫斌,上世紀八十年代初,他到徐定國家來了七八次,是他揭開了這個謎——

  夏夢蝶在北京也是老師,她和丈夫都是地下工作者。“皖南事變”后,北京地區的地下組織遭到嚴重破壞,她丈夫犧牲了。為躲避追捕,她拖兒帶女到山西,找到了丈夫的老首長賀龍。這時賀龍是晉西北軍區司令,考慮到掃蕩和反掃蕩頻繁,便派專人將他們母子送到了洪湖,這里是老根據地,日本人尚未占領。就這樣,遇到了剛好離異正需家庭掩護的徐少保。

  可以說,這樁秦晉之好,最初的月下老兒應該是賀龍!

  沒有賀龍的紅線,一位南方大漢,一個北方佼人,是無法處到一塊的。

  

  (賀龍及家人)


  (未完待續)

      參與采訪:周國興、溫逑勛、徐亮軍


路過

雷人

握手

鮮花

雞蛋

最新評論

益陽在線版權與免責聲明:
1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益陽在線”或在視頻窗口中有“益陽在線LOGO”標識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益陽新媒體文化傳播有限責任公司,未經本公司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2、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按雙方協議注明作品來源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益陽新媒體文化傳播有限責任公司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3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益陽在線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4、本網站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,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和看法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,文責作者自負。
5、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聯系的,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。0737-4223659
掃一掃
手機訪問本頁
返回頂部 辽宁快乐12走势图表一定牛